第851章 兵权和名分

大司空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.in,最快更新骗了康熙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弹劾老十四的折子,像雪片一样递进了畅春园。

    玉柱进屋的时候,迎面就见,老皇帝的御案上,折匣子堆起老高。

    这些人呐,以为人多势众,就可以说服老皇帝了?

    其实是,大谬不然!

    唉,玉柱暗暗一叹,这些人太不了解老皇帝的脾气了。

    找老皇帝告黑状,人数越多,越起反作用。

    啥叫唯我独尊的高处不胜寒?

    搞清楚了其中的原理,就会明白,下边的王公大臣们越团结,老皇帝越坐立不安!

    玉柱就不同了,他告黑状的时候,从来不找任何人帮忙。

    而且,玉柱的告状,很有技巧性,他只需要想办法勾动老皇帝的不好联想,即可顺利达成整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登基近六十年的皇帝,除了轻微中风之外,并无老年痴呆症状。

    玉柱当着老皇帝的面,如果直接说别人的坏话,即使有效果,也不可能太明显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从侧面激发老皇帝的不良观感,让老皇帝自己察觉到威胁,则事半功倍也!

    等玉柱行过礼之后,老皇帝仰起下巴,问马齐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怎么看?

    吃过大亏的马齐,心里颇不是个滋味。

    康熙四十七年,老皇帝假腥腥的让大家集体推举新储君。

    马齐他们上了当,集体公推老八当储君。

    结果,老皇帝太厚黑了,说翻脸就翻脸,反手把马齐他们锤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奴才以为,兹事体大,只宜乾纲独断。”马齐真的学乖了,宁可硬挺着挨训斥,也绝不说真心话。

    正所谓,吃一堑,长一智也!

    “哼,马齐,你也学会了耍滑头?”老皇帝不悦的质问马齐。

    马齐哈下腰,低着头,小声说:“回皇上,奴才说的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玉柱暗暗点头,马齐终于开窍了,多磕头,少说话,尽量顺着老皇帝的意思拍马,方为固宠之道也!

    室内除了老皇帝之外,也就是嵩祝、玉柱和马齐了。

    既然马齐不肯吱声,老皇帝只得看向了玉柱。

    玉柱把头一低,小声说:“汗阿玛,臣儿与十四哥一向不睦,我若说了话,难免对十四哥有所偏见。”态度十分坦诚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都知道,玉柱并没有编瞎话骗人。

    但是,玉柱把丑话放前头之后,老皇帝若是继续追问下去,就等于是暗示大家,可以攻击老十四了。

    嵩祝暗暗一叹,别人都可以推脱,唯独他不能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他是满洲首席大学士呢?

    没等老皇帝发问,嵩祝便硬着头皮说:“回皇上,奴才以为,大将军王虽有大功于朝廷,却也太过逾越了本分……”

    马齐偷眼看了看嵩祝的后背,心里暗暗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嘿嘿,嵩祝的罢相,为时不远矣。

    一般人都会以为,嵩祝罢相之后,必是玉柱登上满洲首席大学士的宝座。

    但是,马齐却认为,他自己重回权力顶峰的机会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马齐,有亲弟弟马武相助,虽无首相之名,却有首相之实。

    自从站错了队之后,几经挫折的马齐,侥幸重回了内阁。但是,无论权势,还是宠信,皆大不如前。

    若是嵩祝被斥退下台,玉柱也很可能跟着被贬出南书房,那么,马齐的机会就来了。

    玉柱听了嵩祝的蠢话之后,不由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实话说,玉柱只需要勇锐营都统兼步军统领,这两个军职即可。

    至于,领班南书房行走、领班御前大臣和领班内务府总管大臣,这三个看似权倾朝野的所谓要职,对于不安插私人的玉柱而言,纯属荣誉性质的鸡肋。

    嵩祝占着满洲首相之位,其实是老皇帝故意压制玉柱的手段罢了。

    一旦,嵩祝下了台,玉柱也会跟着一起下台。

    类似的例子,简直是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比如说,明珠和索额图,八爷党和太子党。

    只要是合格的皇帝,就不可能允许年仅三十一岁的玉柱,既得兵权,又得首相的名分。

    名分和兵权皆有之后,玉柱即使再不想培植党羽,也会有诸多的骑墙派,倒向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实话说,已是康熙五十九年,而不是康熙三十年。

    老皇帝在位的时间,实在是太久了,他的想法已经普遍被重臣们摸透了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晚年的前明嘉靖帝一样,他的那些个小心思,早就被严嵩、徐阶等人摸得十分透彻。

    所以,徐阶整死严世藩的罪名,既不是贪污腐败,更不是欺君枉上,而是异常荒谬的“通倭”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围剿倭寇出力最大的胡宗宪,恰好是被严阁老重用的门下。

    在权力圈里,政敌垮台之后,一贯都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?

    为了照顾内阁大学士的体面,老皇帝即使对嵩祝再不满,也不可能当面指斥其非。

    老皇帝无声的摆了摆手,马齐第一个跪下,碰了个响头,小声说: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嵩祝也懂老皇帝的手语暗示,他也赶紧跪安了。

    但是,等玉柱也想跟着溜走之时,老皇帝却说:“玉柱留下。”

    前边的马齐听了这话,不由暗暗窃喜不已,嘿嘿,玉柱也该吃点苦头了呀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过小生辰,老十五也去了?”老皇帝一边拨动着手里的佛珠,一边信口问玉柱。

    玉柱心里有数,老皇帝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发问。

    但是,玉柱真不知道,老十五又怎么惹着老皇帝了?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妨碍玉柱避开雷区。

    “回汗阿玛,臣儿事先并不知道,十五弟和十六弟也要去老十八那里。如果知道的话,我肯定不会带着八十九去了。”玉柱一如既往的只说真话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稳妥考虑,他故意没有扯出密嫔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密嫔也是老皇帝晚年很喜欢的枕边人。

    现在,除了德妃之外,也就是密嫔经常陪着老皇帝拉家常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么?有人帮着老二,从咸安宫里递了消息出去。”老皇帝冷冷质问玉柱。

    玉柱一听就明白了,不是老十五,就是十五福晋,暗中干了蠢事。

    别看八爷党一直跳得欢,老皇帝从头到尾,最忌惮的都是老二胤礽。

    (本章完)